时间是安雷的小儿子出生半年左右

安雷抱着小儿子带着龙凤胎陪大儿子参加地球人的漫展(安雷!大型ooc现场预警超级短小预警QwQ)

  你们是不是觉得画面应该是十分美好的和谐有爱一家人?然而实际情况是——

  cos了女装夏尔的大儿子进场以后就跑没影了,走之前最后一句话是说要去找自己的384(跟卡卡舅舅约好了)。
  龙凤胎并没有被抱起来或者好好牵着,而是一人一边抱紧了狮狮的大腿(还好狮狮腿长有力带着俩腿部挂件还能正常走路)。
  小儿子被绑在安迷修胸前,安迷修脖子上挂了根绳,一边是奶瓶一边是玩具。背上了个双肩包,纸尿裤保温壶奶粉等婴儿必备品都在包里。可惜,小儿子的身体不太好,如果有一丁点没顾上的地方让他觉得不舒服了,他就埋在安迷修胸口闷着哭,一边哭一边使劲抓安迷修的锁骨(要不是手短抓不到脸,安迷修早破相好多次了)。
  晚上回到家,大儿子抱着一堆别人送的小礼物和场照(和舅舅一起拍的),狮狮一手一个给龙凤胎买的超大号咸鱼抱枕(腿部挂件挂了差不多一整天),安迷修的锁骨又被抓破出了血(还好衬衫被雷狮换成了黑色的)。

  又是安雷快乐的一天呢!嗯╮( ̄▽ ̄)╭

接上一个孕狮的脑洞!

对!我就喜欢看安雷生一窝崽子!(但是起名废想不出来他们俩的孩子们叫什么好Q-Q)

安雷!孕狮预警!内容纯属虚构,大型ooc现场,里面bug巨多跪求不要细究Orz

脸上腿上蹭破了皮的大儿子站在安迷修面前。

安迷修蹲着给他上药:“你安爸不擅长去猜你干了什么,你就老实说,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?”

大儿子噘着嘴,虽然是深棕色的头发,但表情巨TM像缩小版的雷狮,安迷修看得有点走神,心里忍不住吐槽:跟恶*党小时候一个德行,怎么就没遗传到我的帅气呢?

“看到个弱鸡欺负妹妹,我肯定要踩他啊!谁知道那个弱鸡被我踩一下就哭了,直接在大街上洒钱让路过的人打我。”大儿子越说越委屈,安迷修忍不住想伸手揉一把他的头。

然而手还没伸出去,大儿子突然开心起来接着说道:“还好狮狮教过我!就俩见钱眼开的垃*圾,一人踹一脚裆就趴下了。欺负妹妹的那弱鸡还想趁机跑,三两下被我抓回来,直接把他碰妹妹的那只手扯到脱臼。安安,妹妹说我踩弱鸡的时候超帅!可惜你们都没有看到……哎呀,疼!安安你干嘛敲我头?”激情描述被打断,大儿子又噘着嘴看着安迷修。

安迷修觉得自己对着雷狮的肚子白念了那么多遍骑士宣言。保护妹妹是没错,但是这崽子下手也太重了吧!踹裆、脱臼……我不在家的时候雷狮到底教了他们些什么?

“你……”安迷修要刚开口教训他,大儿子却抢先跟从沙发上走过来的雷狮告状了:“狮狮!安安又敲我的头了!好痛啊!”

安迷修立马站起来去扶雷狮,被雷狮一巴掌扇在呆毛上,然后推开了。“你说的我都听到了。这次干得不错!见到弱鸡就是要踩,下次他再敢欺负你妹妹,你就打到他*妈都不认识他。”雷狮把大儿子那头连呆毛都跟安迷修一样的头发揉成鸟窝,“你小子跟我一样,适合做个海盗!以后让卡米尔叔叔多跟你说说你宇宙海盗的事。”

“狮狮最好了——啊!安安你放开我!我知道狮狮的肚肚不能碰,我就抱抱狮狮不会碰到肚肚的!”大儿子跳起来,还没抱到雷狮呢,就安迷修截下来了。安迷修握住大儿子的腰把他托起来,径直走向三个娃的卧室,也不管大儿子怎么扭动就是不松手。“安安大坏蛋,我要去跟卡卡舅舅告状,你不光欺负我还欺负狮狮!”

“说多少次了,卡米尔是叔叔不是舅舅!还有,安迷修欺负我?你做梦呢?”

“我没有叫错!妈妈的弟弟就是舅舅!我也没有做梦!前天晚上我明明听到……唔!安安……你不要捂……捂我嘴巴啊!”

开门进屋,把大儿子埋进玩偶堆里,出屋锁门。动作熟练流畅,安迷修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。

门内

“安安大坏蛋!”大儿子好不容易从玩偶堆里爬出来,还没起身去捶门,又被弟弟妹妹一左一右抱住了胳膊。

“哥哥不要再吵架了QwQ”妹妹。

“哥哥又惹狮狮生气了QAQ”弟弟。

“放开啊!我没……我没有……”被弟弟妹妹看着,大儿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是……是我不好,让狮狮生气了Q-Q”

门外。

安迷修一转身就对上了雷狮的眼神(大概是:‘你儿子怎么这么蠢’和‘连儿子都搞不定,你这傻比怎么不去死’)。

“雷狮你还怀着孩子,不能生气的。要不要再去屋里躺会?”

安迷修——卒(不是)

    2 49 2018-06-08 对!我就喜欢看安雷生一窝崽子!(但是起名废想不出来他们俩的孩子们叫什么好Q-Q) 安雷!孕狮预警!内容纯属虚构,大型ooc现场,里面bug巨多跪求不要细究Orz 脸上腿上蹭破了皮的大儿子站在安迷修面前。 安迷修蹲着给他上药:“你安爸不擅长去猜你干了什么,你就老实说,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?” 大儿子噘着嘴,虽然是深棕色的头发,但表情巨TM像缩小版的雷狮,安迷修看得有点走神,心里忍不住吐槽:跟恶*党小时候一个德行,怎么就没遗传到我的帅气呢? “看到个弱鸡欺负妹妹,我肯定要踩他啊!谁知道那个弱鸡被我踩一下就哭了,直接在大街上洒钱让路过的人打我。”大儿子越说越委屈,安迷修忍不住想伸手揉一把他的头。 然而手还没伸出去,大儿子突然开心起来接着说道:“还好狮狮教过我!就俩见钱眼开的垃*圾,一人踹一脚裆就趴下了。欺负妹妹的那弱鸡还想趁机跑,三两下被我抓回来,直接把他碰妹妹的那只手扯到脱臼。安安,妹妹说我踩弱鸡的时候超帅!可惜你们都没有看到……哎呀,疼!安安你干嘛敲我头?”激情描述被打断,大儿子又噘着嘴看着安迷修。 安迷修觉得自己对着雷狮的肚子白念了那么多遍骑士宣言。保护妹妹是没错,但是这崽子下手也太重了吧!踹裆、脱臼……我不在家的时候雷狮到底教了他们些什么? “你……”安迷修要刚开口教训他,大儿子却抢先跟从沙发上走过来的雷狮告状了:“狮狮!安安又敲我的头了!好痛啊!” 安迷修立马站起来去扶雷狮,被雷狮一巴掌扇在呆毛上,然后推开了。“你说的我都听到了。这次干得不错!见到弱鸡就是要踩,下次他再敢欺负你妹妹,你就打到他*妈都不认识他。”雷狮把大儿子那头连呆毛都跟安迷修一样的头发揉成鸟窝,“你小子跟我一样,适合做个海盗!以后让卡米尔叔叔多跟你说说你宇宙海盗的事。” “狮狮最好了——啊!安安你放开我!我知道狮狮的肚肚不能碰,我就抱抱狮狮不会碰到肚肚的!”大儿子跳起来,还没抱到雷狮呢,就安迷修截下来了。安迷修握住大儿子的腰把他托起来,径直走向三个娃的卧室,也不管大儿子怎么扭动就是不松手。“安安大坏蛋,我要去跟卡卡舅舅告状,你不光欺负我还欺负狮狮!” “说多少次了,卡米尔是叔叔不是舅舅!还有,安迷修欺负我?你做梦呢?” “我没有叫错!妈妈的弟弟就是舅舅!我也没有做梦!前天晚上我明明听到……唔!安安……你不要捂……捂我嘴巴啊!” 开门进屋,把大儿子埋进玩偶堆里,出屋锁门。动作熟练流畅,安迷修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。 门内 “安安大坏蛋!”大儿子好不容易从玩偶堆里爬出来,还没起身去捶门,又被弟弟妹妹一左一右抱住了胳膊。 “哥哥不要再吵架了QwQ”妹妹。 “哥哥又惹狮狮生气了QAQ”弟弟。 “放开啊!我没……我没有……”被弟弟妹妹看着,大儿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是……是我不好,让狮狮生气了Q-Q” 门外。 安迷修一转身就对上了雷狮的眼神(大概是:‘你儿子怎么这么蠢’和‘连儿子都搞不定,你这傻比怎么不去死’)。 “雷狮你还怀着孩子,不能生气的。要不要再去屋里躺会?” 安迷修——卒(不是)

是刚刚在群里帮人脑的安雷学pa

食堂排队打饭。

到雷狮了,食堂大妈自动滤镜加帅,多给了好多肉!

到安迷修:“这位美丽的小姐(吧啦吧啦说一堆)……”面包只拿到了半个……

我大晚上脑子里都是些啥?
算了算了,太沙雕了,还是撤了tag吧[试图装死]

是在看青灵老师画画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脑洞!

安雷!是酷哥狼安!
当酷哥安见到狮狮的时候:“又是你!”安哥的表情非常的严肃,但是——
安哥的两只耳朵忍不住摇啊摇啊摇

不敢艾特,也不敢打tag……还是留着自己看吧

又存一个安雷的脑洞,怎么还是只有脑洞(那什么之源)

孕狮!安雷!生了一窝!
安迷修站在阳台浇花。突然身边冒出小儿子和女儿的头,大儿子直接跳到阳台上坐着。安迷修还没开口说话,大儿子指着屋内:“狮狮跟没出生的弟弟一起睡着了,”又指指往阳台上探头的两个宝宝,“他俩太吵我拎出来了。”

迟到的儿童节快乐!

安迷修只是想知道雷狮的脸是不是软软的

孕狮预警!内容纯属虚构,大型ooc现场,没生过娃什么都不知道都是瞎jb乱写的,字里行间bug巨多跪求不要细究。

雷狮在副驾上睡着了。

头歪靠在副驾的座椅背上面朝着安迷修,是累极了却很安心的睡颜。小家伙这几天可折腾死雷狮了,大晚上的也在肚子里动来动去,疼的雷狮想对着自己的肚子来上一锤……那当然是不行的,这折磨人的小家伙可还有个骑士傻爸爸细心护着呢~每当雷狮有捶肚子的念头,安迷修都能抢先一步握住雷狮的手,然后贴着雷狮的肚子对着小家伙念骑士宣言……听过好几次后,只要安迷修一开口,雷狮连头也跟着肚子一起疼了……于是这几天安迷修的背上一直青青紫紫。

现在那个有多动症的小家伙终于安静了一会儿,雷狮难得有了喘息的机会,上车还没坐稳就睡着了。安迷修小心的避开肚子帮他系好了安全带,轻轻吻了吻雷狮的头发。

雷狮预产期就要到了,安迷修听了医生的建议,准备接下来这段时间和雷狮一起在医院待着。虽然雷狮一点也不想住在医院里,但安迷修直接忽略了他的意见,现在傻爸爸安的脑子里好像只有小家伙了。

雷狮觉得吧,可能这娃生完他就要和安迷修离了,而且离的时候必须多踹安迷修几脚。但当安迷修刚把雷狮强行抱下楼的时候,小家伙居然安静了!雷狮就顾不上再去想怎么踹安迷修了,好多天没能好好睡觉的他现在只想趁机多睡会儿。“算了,随便去哪吧,反正都是安迷修开车。”这是雷狮睡着前想的最后一句话。

绿灯闪烁了几下,车平稳的停在了白线内,安迷修看着绿灯迅速变红。在大马路上,即使关好了车窗,也还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喇叭声。如果是几个月前的雷狮在这里,早该被噪音吵醒了。雷狮睡着的时候也对声音非常敏感,应该是从小就有的习惯,长期处于不安定的环境里养成的习惯。还好现在的雷狮不再那么容易被吵醒了,仔细去看他的睡颜,甚至还带着一丝微妙的幸福感。

后面的车连续按了好久的喇叭,安迷修这才发现他刚才一直在看雷狮,都没有注意到前面已经是绿灯了。安迷修迅速的过了绿灯,还往车道的右边靠了靠,示意后面的车先走。后车也不客气,一个加速就把安迷修的车甩得远远的。也许是一位有急事的小姐吧?希望她没有因为我而迟到。安迷修祈祷了一下,继续平稳的开车。

再过一条街就能看到医院了,安迷修又停在了红灯前。这个路口的车流量较大,等红灯的时间也长了许多。

安迷修换了停车挡,空出来的手忍不住摸了摸雷狮的肚子。他的动作很轻,小家伙和雷狮都没有什么反应。手往上移,碰到了雷狮的头发。因为太久没有修剪,已经长得搭在了肩上的头发。雷狮是很嫌弃这么长的头发的,总想自己动手把头发给剪了,可他就是找不到剪刀在哪。安迷修为了防止他拿了什么都往肚子上怼,把家里的所有尖锐物品包括手工剪刀扔了个干净,真到一定要用刀的时候就拿凝晶流焱顶上。安迷修也因此发明了做菜的新方法,而且,雷狮觉得好吃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

手摸到了雷狮滑滑的脸,突然很想捏一捏。安迷修想起了上一次捏到雷狮的脸的时候。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那时候他们刚同居没多久,雷狮躺在他的身边,明明闭着眼,但身上紧绷着,好像随时能跳起来捶爆安迷修的头。雷狮的脸也是紧绷的吗?安迷修突然就捏了一把,不怎么软,有点捏不动。紧接着安迷修就真的被突然跳起来的雷狮捶了一通。嗯,那时候可真疼,不是什么好的回忆,不想了不想了。安迷修的手缩了缩。但是现在呢?现在的雷狮已经不会像那个时候那么紧绷着了。现在雷狮的脸会是软软的吗?

安迷修收回了手——

——撑在座椅上,身体往右探,吻上了雷狮的脸颊。好软!柔软的嘴唇和柔软的脸颊,像是摸到了最好最软的棉花。安迷修忍不住用牙轻轻啃了一口……

雷狮惊醒了!

但看起来好像不是因为安迷修。

“安迷修!”雷狮的表情变得有点扭曲,手扶上肚子:“他好像……要出来了!”

“!”安迷修几乎是在红灯刚变绿的那一刻就冲了出去,速度飞快但是依旧平稳。

“雷狮!再撑一会,马上就到了!”

    66 2018-05-30 孕狮预警!内容纯属虚构,大型ooc现场,没生过娃什么都不知道都是瞎jb乱写的,字里行间bug巨多跪求不要细究。 雷狮在副驾上睡着了。 头歪靠在副驾的座椅背上面朝着安迷修,是累极了却很安心的睡颜。小家伙这几天可折腾死雷狮了,大晚上的也在肚子里动来动去,疼的雷狮想对着自己的肚子来上一锤……那当然是不行的,这折磨人的小家伙可还有个骑士傻爸爸细心护着呢~每当雷狮有捶肚子的念头,安迷修都能抢先一步握住雷狮的手,然后贴着雷狮的肚子对着小家伙念骑士宣言……听过好几次后,只要安迷修一开口,雷狮连头也跟着肚子一起疼了……于是这几天安迷修的背上一直青青紫紫。 现在那个有多动症的小家伙终于安静了一会儿,雷狮难得有了喘息的机会,上车还没坐稳就睡着了。安迷修小心的避开肚子帮他系好了安全带,轻轻吻了吻雷狮的头发。 雷狮预产期就要到了,安迷修听了医生的建议,准备接下来这段时间和雷狮一起在医院待着。虽然雷狮一点也不想住在医院里,但安迷修直接忽略了他的意见,现在傻爸爸安的脑子里好像只有小家伙了。 雷狮觉得吧,可能这娃生完他就要和安迷修离了,而且离的时候必须多踹安迷修几脚。但当安迷修刚把雷狮强行抱下楼的时候,小家伙居然安静了!雷狮就顾不上再去想怎么踹安迷修了,好多天没能好好睡觉的他现在只想趁机多睡会儿。“算了,随便去哪吧,反正都是安迷修开车。”这是雷狮睡着前想的最后一句话。 绿灯闪烁了几下,车平稳的停在了白线内,安迷修看着绿灯迅速变红。在大马路上,即使关好了车窗,也还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喇叭声。如果是几个月前的雷狮在这里,早该被噪音吵醒了。雷狮睡着的时候也对声音非常敏感,应该是从小就有的习惯,长期处于不安定的环境里养成的习惯。还好现在的雷狮不再那么容易被吵醒了,仔细去看他的睡颜,甚至还带着一丝微妙的幸福感。 后面的车连续按了好久的喇叭,安迷修这才发现他刚才一直在看雷狮,都没有注意到前面已经是绿灯了。安迷修迅速的过了绿灯,还往车道的右边靠了靠,示意后面的车先走。后车也不客气,一个加速就把安迷修的车甩得远远的。也许是一位有急事的小姐吧?希望她没有因为我而迟到。安迷修祈祷了一下,继续平稳的开车。 再过一条街就能看到医院了,安迷修又停在了红灯前。这个路口的车流量较大,等红灯的时间也长了许多。 安迷修换了停车挡,空出来的手忍不住摸了摸雷狮的肚子。他的动作很轻,小家伙和雷狮都没有什么反应。手往上移,碰到了雷狮的头发。因为太久没有修剪,已经长得搭在了肩上的头发。雷狮是很嫌弃这么长的头发的,总想自己动手把头发给剪了,可他就是找不到剪刀在哪。安迷修为了防止他拿了什么都往肚子上怼,把家里的所有尖锐物品包括手工剪刀扔了个干净,真到一定要用刀的时候就拿凝晶流焱顶上。安迷修也因此发明了做菜的新方法,而且,雷狮觉得好吃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 手摸到了雷狮滑滑的脸,突然很想捏一捏。安迷修想起了上一次捏到雷狮的脸的时候。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那时候他们刚同居没多久,雷狮躺在他的身边,明明闭着眼,但身上紧绷着,好像随时能跳起来捶爆安迷修的头。雷狮的脸也是紧绷的吗?安迷修突然就捏了一把,不怎么软,有点捏不动。紧接着安迷修就真的被突然跳起来的雷狮捶了一通。嗯,那时候可真疼,不是什么好的回忆,不想了不想了。安迷修的手缩了缩。但是现在呢?现在的雷狮已经不会像那个时候那么紧绷着了。现在雷狮的脸会是软软的吗? 安迷修收回了手—— ——撑在座椅上,身体往右探,吻上了雷狮的脸颊。好软!柔软的嘴唇和柔软的脸颊,像是摸到了最好最软的棉花。安迷修忍不住用牙轻轻啃了一口…… 雷狮惊醒了! 但看起来好像不是因为安迷修。 “安迷修!”雷狮的表情变得有点扭曲,手扶上肚子:“他好像……要出来了!” “!”安迷修几乎是在红灯刚变绿的那一刻就冲了出去,速度飞快但是依旧平稳。 “雷狮!再撑一会,马上就到了!”

存个安雷的酱的脑洞

听说安迷修没有帮雷狮排到他想要的小裙子!
大型ooc预警!
时间5.20,地点cp22。

脑洞来源于今天在cp上cos安雷的朋友,安哥真的没有排到!只差一个号,只差一个号就能排到狮狮想要的小裙子啊!
还有就是官爸爆出的第三季相关消息,里面狮狮那个模。

如果写出来大概是这种:
“安迷修,我们海盗团要去摊位狩猎了,你就在这队里排着吧,要是没排到……呵,你知道的。”雷狮把安迷修塞进一条长队里。
“雷狮,我没看错的话这个是排……”安迷修还没说完,雷狮打断道:“卡卡,帕洛斯,佩利。走了。”
“雷狮!”安迷修大喊一声,但雷狮的背影消失的更快了。
安迷修看着那个方向,又回头看了一眼都是可爱又迷人的的小姐们的队伍,喃喃道:“可是这队排的是lo裙啊……”

之后,因为骑士先生乐于助人导致排队越来越靠后,所以没有排到小裙子,被狮狮家暴了╰(:з╰∠)_

家暴后安迷修突然发现自己错过了一个看雷狮女装的好机会!于是偷偷拆了雷狮的裤缝线,把裤子改成了一条小——裙子。等雷狮醒来时又迫不及待的想让雷狮穿上……
安哥保重,狮狮节哀_(:3」∠❀)_

虽然今天朋友没排到的确是因为去的晚了才排的很靠后的,但是我觉得吧。如果是真的安迷修和雷狮的话,没有排到那肯定不会是狮狮让安哥去晚了。一定是安哥看旁边的小姐姐们太累太可怜过去帮忙了,然后再回来又不好意思挤进去站回原位,于是默默走到了队尾重新排,所以才没有排到的!
(我想看狮狮穿小裙子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,
疯狂给大佬们眼神暗示!)

    5 2018-05-20 听说安迷修没有帮雷狮排到他想要的小裙子!大型ooc预警!时间5.20,地点cp22。 脑洞来源于今天在cp上cos安雷的朋友,安哥真的没有排到!只差一个号,只差一个号就能排到狮狮想要的小裙子啊!还有就是官爸爆出的第三季相关消息,里面狮狮那个模。 如果写出来大概是这种:“安迷修,我们海盗团要去摊位狩猎了,你就在这队里排着吧,要是没排到……呵,你知道的。”雷狮把安迷修塞进一条长队里。“雷狮,我没看错的话这个是排……”安迷修还没说完,雷狮打断道:“卡卡,帕洛斯,佩利。走了。”“雷狮!”安迷修大喊一声,但雷狮的背影消失的更快了。安迷修看着那个方向,又回头看了一眼都是可爱又迷人的的小姐们的队伍,喃喃道:“可是这队排的是lo裙啊……” 之后,因为骑士先生乐于助人导致排队越来越靠后,所以没有排到小裙子,被狮狮家暴了╰(:з╰∠)_ 家暴后安迷修突然发现自己错过了一个看雷狮女装的好机会!于是偷偷拆了雷狮的裤缝线,把裤子改成了一条小——裙子。等雷狮醒来时又迫不及待的想让雷狮穿上……安哥保重,狮狮节哀_(:3」∠❀)_ 虽然今天朋友没排到的确是因为去的晚了才排的很靠后的,但是我觉得吧。如果是真的安迷修和雷狮的话,没有排到那肯定不会是狮狮让安哥去晚了。一定是安哥看旁边的小姐姐们太累太可怜过去帮忙了,然后再回来又不好意思挤进去站回原位,于是默默走到了队尾重新排,所以才没有排到的!(我想看狮狮穿小裙子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,疯狂给大佬们眼神暗示!)
© ✘怨戈★/Powered by LOFTER